体彩分析

接力出版社

6月22日上午,由接力出版社主辦的第三屆比安基國際文學獎榮譽獎授牌儀式在安徽大學內的劉先平大自然文學工作室舉行 莫斯科當地時間6月4日12點,由接力出版社、俄羅斯莫斯科州立綜合圖書館攜手共同設立的第三屆“比安基國際文學獎”頒獎典禮在俄羅斯莫斯科總統圖書館舉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分級閱讀 > 9-12 > 大王書(美幻版)(1—5)

圖書搜索

大王書(美幻版)(1—5)
點擊試閱
   分享到新浪

大王書(美幻版)(1—5)

prev next

  • 圖書貨號:JL000124
    點擊數:2977
  • 定價:¥95元
    用戶評價: comment rank 5
[作  者] 曹文軒 著
[出版日期] 2012-8-1
[版  次] 1
[頁  數] 全5冊
[字  數] 600000
[印刷時間] 2012-8-1
[開  本] 32開
[紙  張] 膠版紙
[印  次] 1
[包  裝] 禮裝

圖書描述

我要評價

 

編輯推薦

  前所未有的幻想世界  光明與黑暗曠日持久的對峙
史詩、人性與審美的多維融合  少年王對王者之路的苦苦探索
★讓閱讀為孩子插上想象的翅膀,作家在調查了數百所中小學后,有感于孩子們閱讀生態的惡劣,決定寫這一部孩子能讀、大人愛讀的書。作品將幻想與文學融為一體,具有作者一貫的美學風格,內容新奇獨特,極富探索之風
★打造中國幻想文學的標桿,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歷時八年精心構思、匠心獨運的長篇幻想小說,代表目前作者長篇系列小說最高成就
★作家調動非凡想象,再造出一個風煙瑟瑟、撲朔迷離的陌生世界——在那里,千軍萬馬攻城,百萬壯士追擊,少年茫波瀾起伏的成長歷程就此展開
★榮獲中華優秀出版物獎圖書獎、全國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入選新聞出版總署向青少年推薦百種優秀圖書、“三個一百”原創圖書出版工程

內容簡介


  “大王書”為作家精心構思、匠心獨運的長篇幻想小說。作品將幻想與文學融為一體,具有作者一貫的美學風格,內容新奇獨特,極富探索之風。作家調動非凡想象,再造出一個風煙瑟瑟、撲朔迷離的陌生世界——在那里,千軍萬馬攻城,百萬壯士追擊,少年茫波瀾起伏的成長歷程就此展開。
《黑門》:

  本書為“大王書”系列的第一部。為強化帝國的統治,地獄之王熄運用魔法將天下反抗者變成了瞎子、聾子和啞巴,讓他們失去靈魂,并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毀滅文字的行動,將天下之書全都燒毀。就在堆積如山的書被焚毀的時候,一本書從烈焰中騰空而起,像一只金色的鳳凰,繚繞盤旋后飛向了西北……這是一本有生命的書中之書,它是大書、王書、大王書,書的新主人是茫——一個沐浴天地靈氣長大的牧羊少年,他被成千上萬的難民擁立為王,帶領軍隊與魔王熄所轄軍隊、巫師團開始了殊死搏斗。

  《第一只魔袋》:

  本書為“大王書”系列的第二部。一支由十二位勇士組成的精悍隊伍跋山涉水從遙遠的東海帶回一只食金獸。依靠它的神助,瀕臨絕境的茫軍暫時轉危為安。茫軍進入陰山峽谷地區,魔王熄帶著他的巫師團提前埋伏在高山上,他用從地獄偷來的黑魔傘,在峽谷上空制造了隱天蔽日的黑暗。茫的羊群的引領著芒軍走出了黑暗,最終攻克了存放藏有光明魔袋的金山,拯救了成千上萬的失去光明的生命……

  《母石頭》:

  本書為“大王書”系列的第三部。茫軍向銀山進發,堅固的城池擋住了他們前進的腳步。這是一座巨大的公石頭壘成的金石之城,茫軍想盡了辦法都無法攻克。在大王書的指引下,茫軍從女山運來五十車母石頭,攻克了城池。茫軍進入到一個特別的地區,這里的人,甚至連飛禽走獸,都不能聽到這個世界的任何聲音,但是歌王和他的女兒璇卻依然可以聽到,他們成了大熄王朝的心病。歌王在被搜捕中跳崖,茫與少女璇相遇,在璇的歌聲中得到了愛和力量……

  《火橡樹》:

  本書為“大王書”系列的第四部。茫軍再次踏上了進軍的征程,為了爭取時間,茫軍決心通過一條峽谷通道直抵橡樹灣。熄軍使用魔力之火將峽谷通道封住,企圖將茫軍一舉圍殲。千鈞一發之際,茫軍運用砍伐橡樹燃起的光鮮火焰,將熄軍的魔火熄滅。踏著仍在發燙的灰燼,茫軍迅速通過了峽谷通道,迎接他們的是闊大的沙漠的世界……魔王熄敦促巫師在巫屋里呼風喚雨,炮制出世界第一迷藥,要把茫軍永遠留在荒漠中,茫軍如何走出絕境?

  《第二只魔袋》:

  本書為“大王書”系列的第五部。茫軍在沙漠里起死回生,讓魔王熄非常憤怒,他將滿腔怒火發泄到誤報軍情的三只烏鴉身上,并因此而滅殺所有烏鴉。由于在沙漠里延誤了時間,茫軍主力沒有及時與后援部隊會合,茫軍后援部隊被媳軍圍困在孤城桐壺中。經過激戰,茫軍后援部隊最終與主力匯合,并最終抵達銀山,但是,他們對守護銀山的白駒的特性一無所知,茫軍能攻克銀山嗎?

作者簡介


  曹文軒,著名作家、學者。1954年生于江蘇鹽城。現為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同時擔任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
代表性長篇小說有《草房子》、《紅瓦》、《根鳥》、《天瓢》、《青銅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我的兒子皮卡》、《叮叮當當》等;主要文學作品集有《憂郁的田園》、《紅葫蘆》、《薔薇谷》、《追隨永恒》、《三角地》等;主要學術性著作有《中國八十年代文學現象研究》、《二十世紀末中國文學現象研究》、《第二世界——對文學藝術的哲學解釋》、《小說門》等。2003年出版九卷本“曹文軒文集”,2005年出版“曹文軒純美小說系列”。
作者多部作品被翻譯為英、法、德、日、韓等文字。曾獲國際安徒生獎提名獎、中國安徒生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中國出版政府獎、中華優秀出版物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劇本獎、中國電影華表獎、德黑蘭國際電影節“金蝴蝶”獎等四十多種獎項。

 

目錄

《黑門》
《第一只魔袋》
《母石頭》
《火橡樹》
《第二只魔袋》

 

媒體評論


曹文軒八年磨出“大王書”
北京作家曹文軒近日將推出多卷本長篇幻想小說“大王書”。據悉,他在8年前即開始醞釀,并研究了20多本有關幻想文學的理論圖書,最終創作出“大王書”系列。
——文學報
“大王書”:幻想文學的本土性探索
短短的幾年時間,幻想文學已經相當“熱鬧”,也頗受爭議。這其中,曹文軒的”大王書”獨具秉異。顯然,它更接近經典幻想文學所積累的傳統,對中國本土文化資源的思考和表現更為深刻,在文學性上也更為精細。尤其是與《指環王》相對照時,會發現曹文軒在幻想文學創作上和托爾金相似的宏闊追求。
——文藝報

“大王書”:曹文軒挑戰文學想象力?
當下中國文學無止境地對現實加以描摹而將想象、構思打壓到最低限度,就是一個證明。鑒于這樣一個現狀,我對幻想文學抱了很大的希望,我希望它的出現不僅僅是給我們的文學帶來新的氣象,對過于濃郁的寫實主義加以沖淡,還給它的閱讀者們加以想象能力的培養,讓他們看到想象的美以及想象創造世界的巨大力量。也許,我讓它過多地承擔了責任。
——中國圖書商報


曹文軒玩兒“魔法” “大王書”講述王的成長
作家曹文軒創作的長篇系列小說”大王書”日前由接力出版社(blog)出版。該書是曹文軒歷時八年構思、創作的最新多卷本長篇小說,也是曹文軒迄今最為重要的作品,在內容和形式上都作了大膽探索與嘗試。昨天,曹文軒接受本報專訪時稱,雖然小說披著“幻想”外衣,但實質上扎根現實,講述一個王者的成長心路歷程,主人公茫獨立面對困難、克服困境的人格魅力或許能對當代青年有所啟迪。
——京華時報


曹文軒:用文學終結幻想小說的粗鄙
  繼純美小說、精致《天瓢》之后,曹文軒再次發力,推出長篇小說“大王書”系列,欲突破中國原創“幻想小說”的現有格局。
——搜狐讀書


文學,詩意地幻想——讀曹文軒“大王書”
時下的文學正以遠遠超乎人們想象的速度刷新著歷史。然而,捫心想來,這過快的速度與過遠的距離似乎已無法讓我們再從其中看到什么文學。曾經,我們為自己的文學在想象層面所暴露出的拮據家底深感羞愧;而今,懸疑、驚悚以及奇幻等繁多小說名目的瞬間涌現,卻使我們被個中那鋪天蓋地、盛氣凌人的奇思異想壓迫得喘不過氣來。紛亂的想象已經不是想象,而是奢侈和放縱的表征;它直接昭示著寫作者對于現實及歷史的傲慢與無情。小說也不再是小說,而是病歷,活生生地記錄著這一時代中人心靈上的疑難雜癥。由于疏遠了歷史,人們也就必然地疏遠了文學,因為文學終歸屬于歷史性的存在。但即便如此,想象的快車還是毫不理會極速所帶來的失重后果,依然不知節制地讓人們在刺激快感的享樂中親近著死亡的幻覺,并且輕易就迷失和墮落于這樣的幻覺。正在這個想象幾乎促使我們將文學徹底遺忘的緊要關頭,曹文軒先生的“大王書”及時趕到,令我于剎那間甚至想到了“驚現”一詞。
無疑,這是一部負載著時代使命的小說,是作者基于對文學世界想象殘局的強烈不滿而發布的鄭重宣言。與其說它是一次雄心的展示,毋如說是一次責任感的展示。恰是因為后者,被想象拋棄的所有歷史內容又重新回到了文學。于是我想,人們終于有緣可以從哈利?波特所制造的那個娛樂神話當中清醒一下了。翻開“大王書”,絕然不同于打開幻想國度里流行的那個“寶盒”。寶盒中的寶物是現成的護身符,是確保游戲得以順利進行的快樂定心丸。只要擁有了寶盒,我們便擁有了快樂的權力。而“大王書”卻壓根不屑直接供給我們這樣廉價的快樂,它期待的首先是我們的閱讀,讓我們在同文字的共舞中收獲思考的快樂,而這才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快樂,是能夠引領我們飛升的快樂。寶盒在幫助我們的同時,也拿走了我們的獨立;它總是通過炫耀自身的重要,以強調我們的不重要。大王書則不然,它靜靜地守候在那里,它的沉默即是對于我們的召喚。當然,一個必要的前提就是我們必須懂得傾聽,而傾聽的過程就是我們獲得成熟與獨立的過程。否則,我們便根本無法理解大王書,“大王書”里隨處回蕩著這樣的話語:“隨著人影的離去,宮殿變得更加空大,空大到能聽到空大的聲音”、“沉淀了千年的靜穆,迫使他停止了前進”……可見,“大王書”又是一部充滿了回聲的小說,對于共鳴有著生動的感召力。它之所以不格外指涉視覺,正是意欲恢復現代生命因過多耗費視覺所招致的失聰。問題的關鍵在于,這不是普通的聽覺能力損失,乃是全面的精神失聰,以致由此引發了我們身軀的整體性麻木。“大王書”無非是想嘗試激活我們這個龐大的現代性身軀,所以它開辟的是一條由聽覺通往心靈的道路。事實上,這并不是一條令我們倍感陌生的道路,我們只不過是將其忘卻到了九霄云外而已。多年來,曹文軒先生一直就執著于這條古典精神之路的呵護,如今再看,他已然從當年那個不識時務的愚公搖身一變成了此刻的智者;不改的情境可能僅僅是他依舊的孤獨。
這一古典精神之路的守護者形象,決定了曹文軒先生總是樂于把目光投向過去。因此,“大王書”仍然不是一部未來的大王書,而是一部歷史的大王書。盡管它不打算告知我們確切的歷史時間,但僅憑“熄”、“蚯”、“柯”、“茫”、“瑤”這些人物的名字,我們的思緒便可當即回到軒轅與蚩尤所盤踞的那個久遠年代。至于大王熄針對文字開始的殘忍屠戮,則直接觸痛的是我們關于焚書坑儒的歷史記憶。不過,曹文軒先生想象的歷史性還不單限于他所想象的內容,它同樣也活躍在其始終迷戀的文學風骨上。至少,我能夠從“大王書”里清晰聽到來自安徒生和博爾赫斯兩位巨匠身上的歷史回響:前者的質樸與悲情、后者的狡黠與詭譎。女主人公瑤仿佛就是“海的女兒”、“賣火柴的小女孩”們的姐妹,她那令人心碎的柔美使我從一開始便相信了她將注定要有著與姐妹們相同的命運。大王熄那無以計數的國土,讓我聯想到的是博爾赫斯那本永遠數不清頁碼的“沙之書”;而使茫軍受困的迷谷,則又讓我重游了這位神秘大師精心營造的“交叉小徑的花園”。安徒生、博爾赫斯,想必這是曹文軒先生鐘愛著的兩位作家吧,他的幻想世界里時常會閃現出這么兩個偉岸的身影。也正是憑借這樣的身影,曹文軒先生的幻想一刻亦未曾偏離過文學。這是一種真正屬于文學的幻想,它以詩意的方式存在著。這種詩意的幻想拒絕停留于嬉戲,它不是純粹的消耗,而是創造——在歷史的追憶中創造。海德格爾說過:“作詩就是追憶。追憶就是創建。”由此看來,不管是曹文軒先生選擇的歷史,還是他所選擇的詩意,他的想象指向的皆是創造的本質。其實,選擇了歷史亦便選擇了承擔,就像選擇了唯美便選擇了悲劇一樣。曹文軒先生的古典主義堅持當屬道道地地的創造,它向來與自戀和消極沒有絲毫干系。那么,我們就別再指望“大王書”會是一場多么輕松的游戲。當然,也不要以為它又會有多么的復雜。復雜從來就不合乎古典美學理想的實質,因為聽覺向往的總是與沉靜接近的單純之音;唯有現代性的視覺欲望里才洶涌著破解復雜的執拗沖動。說來簡單,這不過又是一個有關善惡較量的故事。然而,如何呈示和理解這樣的較量卻絕不簡單,要不,它又怎么敢叫做“大王書”呢?
——路文彬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黑門》

   前幾天還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的客棧一下子失去了活氣。人一個接一個地被抬了出去,到了最后,客棧的老板也口吐白沫倒在了大門口。客棧便成了熄與巫師們的客棧。他們將客棧里的酒肉取出,在空空蕩蕩的大院里放上桌子,不分白天黑夜地痛飲痛吃。 鐮刀收割完地面,就飛旋而上開始收割天空。一群群飛鳥,飛著飛著,無端地就撲通撲通地掉了下來,若是掉在水面上,就會激起一團團水花。不知是誰家的一群鴿子,清一色的白,剛才還在天空下攪動著陽光,只一會兒,便一只只倒栽下來,遠遠地望去,像是天空下起碩大的冰雹。 鐮刀在天空忽閃著,把天空打掃得千干凈凈,無一只飛鳥飛過,天空成了真正的天空。 鐮刀開始收割最后一塊地:王宮。它從天空飄落下來,在空空蕩蕩的大街上狂舞了一陣之后,來到了廣場。廣場上除了一些從天空墜落的各色飛鳥之外,空無一人。它便開始繞著高大的紅墻旋轉,最終飛起,越過高墻,飛進了深不可測的王宮。 這些日子,王宮的所有大門都已封閉,宮內處處艾煙裊裊。 隨著外面此起彼伏的哭喪聲漸歸沉寂,王宮已像萬頃波濤之上的一葉孤舟。 孤舟之上的人,無論他從前是多么的威嚴與尊貴,也都一個個噤若寒蟬。瓊漿玉液、綾羅綢緞、權杖與令箭,所有這一切,都在鐮刀面前變得無足輕重、一文不值。在剛勁而冷酷的鐮刀這里,無論尊卑,都是一樣的物質——麥子、稻子或谷子,都是可以被收割的莊稼。 年老的王,戴著沉重的王冠,整日坐在王座上,他似乎已經看到了鐮刀在閃爍著光芒。他感覺到了什么,但他知道,他可用他強大的軍隊去攻占一座座城池,可以使萬民匍匐在地、地動山搖地山呼萬歲,卻無法阻止鐮刀的飛舞。他甚至知道,他已來不及通知他的那些駐守各大城池、駐守邊關要塞的將軍們。他甚至都不能向他們道別,說一聲: “我的王朝已經覆沒。”他靜靜地等待著。當后宮傳來哭泣聲時,他一臉的無動于衷。 衛兵們紛紛倒下,緊接著就是后宮的金枝玉葉凋零在珠光寶氣之中。 當熄騎著一匹黑如夜空的駿馬來到宮門時,年老的王已經在王座上奄奄一息。 熄騎在馬上,用黑傘向大門一指,大門便吱呀一聲打開了。 幾個氣若游絲的衛兵企圖阻止熄與巫師們的長驅直入,熄掉頭看了一眼螨,螨立即明白了熄的意思,從懷中掏出一只瓶子。他將瓶子舉在陽光下看著:那里面是綠色的水。他將水倒了一些在左手的掌心上,然后用右手的手指蘸了蘸,朝那些忠心耿耿的衛兵彈去。綠色的水珠落下時,那些衛兵頓時變成了一只只灰色的耗子,倉皇逃竄到草叢里。 熄大笑起來,震得琉璃瓦嗡嗡作響。 現在,他一下子就站在了琉璃宮前。 沉淀了千年的靜穆,迫使他停止了前進。 熄至今還記得年老的王端坐在王座上的神態:他手執權杖,雕像一般坐在王座上,一雙眼睛半睜著,露出鵝卵石般的眼珠,并發著清冷的光。 修剪得十分整齊的灰白色胡須,使整個宮殿充滿了威嚴。他本能地躲開了,使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無論走到哪一個角度,那雙眼睛都會緊緊地盯著他。 其實,年老的王早已停止了心臟的跳動。 熄畢竟是個鄉野屠夫,他退出宮殿,僅僅相隔兩天,就在巫師們的簇擁下,膽戰心驚卻又迫不及待地坐上冰冷的王座。 駐守各地城池和邊關的將軍們,還不知道都城的毀滅和王朝的傾覆。 一紙關于議事的詔書,將他們從各處召進宮殿,等待他們的是刀斧手們的利刃和變成蜥蜴、蟾蜍的毒咒。 熄傾其心智、竭盡魔力,依靠巫師團呼風喚雨的能力,陽謀陰謀并舉,用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才使這個世界慢慢平息下來。 沸騰的民心,比王朝的威嚴、驍勇善戰的將軍們更難對付。熄盡管法力無邊,但卻無法使成千上萬顆心靈臣服他巧取豪奪的王朝。王國百姓,十成競只有三成愿當順民,其余七成卻一直如地下巖漿在涌動,隨時有火山隆隆爆發,隨時有可能使他的王冠落地。暴動不時發生,一次又一次的平暴,致使血流成河。然而,那巖漿依然在不停地涌動。為了長治久安,十年時間里,熄處心積慮、艱苦卓絕,終于完成了他的駭世大計——他用大魔法將那些對于他的暴虐所反抗的人們分別變為四種人: 失去光明的人、失去聽力的人、失去語言的人、失去靈魂的人。 唯一使他感到遺憾的是,他可以剝奪這一切,卻無法毀滅這一切。他所能做的,就是將光明、聲音、語言和靈魂各自聚集,然后分別裝進四只魔袋。他將這四只魔袋分別放置在位于王國邊緣的四座大山的頂峰。 這四座山,分別名為:金、銀、銅、鐵。 它們立于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人跡罕至。每一座山,各有一只魔力無窮的狗把守:金山為黃狗、銀山為白狗、銅山為紅狗、鐵山為黑狗。 許多人為了逃避魔法,逃到了荒無人煙的邊地荒漠,甚至穿越王國的疆界而進入他的國境內。但在熄看來,這些失去家園的人,已經不具有威脅王朝的力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世界已經熟睡一般安寧了下來。 他喜歡靜靜地坐在王座上,更喜歡讓巫師團尾隨其后,在宮殿外悠閑溜達,觀看陽光下的琉璃宮頂,這實在是世界上最輝煌、最美麗的建筑! P22-27

 

書摘與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用戶評論 (共0條評論)

  •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 E-mail:
該書封面: 很好 較好 一般
該書文本質量: 很好 較好 一般
該書情節: 很好 較好 一般
該書裝幀設計: 很好 較好 一般
該書印裝質量: 很好 較好 一般
該書定價: 很好 較好 一般
評價等級:
*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
体彩分析